喜剧女演员谈恋爱,好看吗?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|硬糖娱乐,作者|谢明宏,编辑|李春晖

“你内心是很接受这一切会快乐,还是其实并不快乐?”这是鲁豫少有的“有价值性”的问题。受访的吴君如坦言,从1987演到1992演了五年,觉得受够了。

“我确定要换一个美一点的吴君如了。”这句话倒不是为她后来变多美做铺垫,而是源于对此前扮丑的“出逃”。《猛鬼霸王花》里她挖鼻孔摔跟头,《新僵尸先生》里她对林正英湿身诱惑把人搞吐了,《鹿鼎记》里的老鸨韦春花更是一根金钗治好了缩阳的恩客……

喜剧女的崛起必然要靠丑角,却鲜有愿意一直扮丑的。到了一定阶段,人总是想挑战不一样的角色。比如吴君如靠《洪兴十三妹》拿了金像奖女主,苑琼丹在TVB版《封神榜》里的殷十娘成了苦情母亲的演技天花板。就连大洋彼岸的茱莉亚·罗伯茨也在放弃爱情喜剧后出演严肃题材《永不妥协》,捧得奥斯卡影后金人。

放眼当下演艺圈生态,喜剧女演员“出圈”的机会变多了。短视频出身的辣目洋子和锤娜丽莎,如今已逐梦影视圈。影后的大目标先别提,和帅哥搭戏的小目标已完成。

金靖也不再局限于小品,参加《奔跑吧》第六季和蔡徐坤CP重组,成为各家选题枯竭同仁的救命稻草。更不用说完成演员到导演跨界的贾玲,已经隐有宋丹丹、蔡明之后春晚喜剧女王的趋势。

多元的生态,带来机会的同时也乱花迷人眼。面对女喜剧演员的春天,有群众觉得她们应该回归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不要在甜宠乃至古偶市场“撒野”。

这样的观点显然不够政治正确。但看惯了俊男美女的糖水片,似乎又确实有点拗不过习惯来。眼下情景喜剧又长期低迷,喜剧女演员的戏路,究竟该往哪儿走呢?

搞笑女的爱情

为了喜剧效果,搞笑女的爱情似乎都来得有一点突然。对于观众如是,对于剧中的帅哥角色亦如是。

辣目洋子的《我叫刘金凤》,是意外从乡下女孩成为了当朝皇后,皇帝李宏毅迫于朝堂压力不得不从;锤娜丽莎的《我的开挂人生》是拥有一枚许愿戒指,俘获美容院金牌男销售。

但往往在前期的插科打诨后,帅哥们都会发现喜剧女内在人格上的魅力(潜在的价值导向很可怕,因为外在平平所以难以钟情)。李宏毅发现皇后刘金凤(辣目洋子饰),也是被辅相欺负的可怜人,get到其娇憨可爱之处。

但帅哥皇帝都get到了,硬糖君却没get到,反而觉得辣目洋子暴露了不少演技短板。一个是假搞笑的问题,没到笑点就硬咯吱你。人设很讨喜,可就是觉得缺乏捧腹大笑的冲动,哪怕是会心一笑。那个朝堂上被群臣嘲笑的妆,明明就很好看桃花色晒伤,怎么就是扮丑了?

另一个是假哭,在得知自己被父亲和皇帝两头骗之后,辣目洋子爆哭的戏份,根本让人感受不到悲伤。

喜剧女自尊受挫后大哭,一直是类型片最具戏剧张力的部分。但在《我叫刘金凤》中,不仅大哭不真诚,一些小哭更是只有声音没有泪水的干嚎。看来《导演请指教》里演技炸裂的高光时刻,并不能贯穿到整部戏里。

相比古装,女喜剧演员显然在现代戏里更加游刃有余。《没有工作的一年》里,辣目洋子和最不像CP的翟子路演出了不错的CP感。当失业女青年遇上物业小奶狗,生活化的演技帮助辣目演得更有代入感。拒绝翟子路项链时,话到嘴边口难开的纠结段落,可以吊打部分同龄女演员。

同样情况也出现在金靖出演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里。胡晶晶努力工作被辞退,想开心过个生日衣服被弄脏。当她抱着箱子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时,金靖的演绎让戏剧和现实有了互文空间。胡晶晶受的委屈,可能也是嘻嘻哈哈的观众所遭遇过的;同理《我的开挂人生》里,锤娜丽莎也用个性化的声音说台词,基本就是演一个剧版的真实自我。

总体来看,喜剧女演员的现代戏要好过古装,调节气氛的配角要好过扛大梁的主角。《玉楼春》里光记得辣目洋子打小三了,别的不说泼辣味还是有的。《珍馐记》里客串的香宁公主也无功无过。可一旦到《我叫刘金凤》,硬糖君就对她和李宏毅长篇累牍的耳鬓厮磨,感到有点接受困难了。

也许当喜剧女演现代戏时,我们总能共情现实。而到了造梦的古装剧,人们还是期待这个代入模型能是俊男美女。这并不是喜剧演员的错,而是根深蒂固的滤镜难以打破。

综艺里的喜剧女“特权”

最近总有营销号爆料:这次金靖和蔡徐坤的CP是金靖那边提出营销,蔡徐坤那边的态度是不反对也不积极回应。这还需要爆料吗?喜剧女演员的综艺CP大多“一眼假”好不啦!

此次在《奔跑吧》第六季重逢,金靖开门见山地告诉蔡徐坤:“跟你说的那些话,我见别人也说的,你不要太在意。”好一个“综艺渣女”,这才是女喜剧演员正确的营业方式——台上组CP,台下你谁呀?

“坤坤是个害人精,不爱坤坤又不行。”面对金靖的首波进攻,蔡徐坤经过一年的成长也可以接招了。“这一次我一定要主动一点,做一个不再害羞了的成长了的这种。”

哪知道蔡徐坤还是太嫩了,直接被金靖反撩:“你长大了,你为我长大了。”跑男好好的一个合家欢综艺,被金靖弄成PG-13。

名场面是两人转场坐车的四分钟,被撩得受不了的蔡徐坤直接让司机开快点。游戏组队环节,蔡徐坤显然也被CP锁住了,对金靖赌气:“如果我不是你的唯一,那你去追别人好了。”硬糖君感觉这土尬情话的密度,一期综艺堪比20集湾湾偶像剧。

不过,金靖的表现是让人又爱又恨的。弹幕里有粉丝希望她常驻,另一些则觉得玩笑有点过分。在金靖的攻势下,平时自强的蔡徐坤没了玩游戏的心思。尤其是为了满足大众需求,看看湿身蔡徐坤一饱眼福。淋水游戏环节,金靖故意避开了各种赢的法子直接摆烂,终于让坤坤众望所归地被淋湿。

在综艺里,喜剧女演员绝对是群众的手替和嘴替。帮我们干一些想做又不能做的事,问一些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话。你要是没笑料,观众还会用刻板印象审视:你不是个喜剧演员吗?

从台娱到内娱,观众似乎一方面默许喜剧女演员的“咸猪手”和捆CP,另一方面又觉得德行有亏。小S在《姐姐好饿》里因为调戏男嘉宾被嘲,委屈表示是为了节目效果。陶晶莹采访张国荣时,要求穿着小皮裤露出屁股蛋坐在对方腿上,像舒淇的待遇一样。岂料哥哥拒绝:“那你要好好练一下,人家身材比你好多了。”

群众就是坏啊,调戏男明星的脏活儿都让女喜剧演员上。到了真和帅哥幽会的时刻(甜宠剧里),又让别人走开,嫌弃脸蛋不美没有代入感。

更大的悖论则在于,人们希望女喜剧演员在综艺里是大大咧咧好笑的,但又要有一定的分寸感。

比如辣目洋子在《五十公里桃花坞2》里被指“心机”的段落,是她附和宋丹丹的晚会要求:“至少人人都要有一个节目。”比较狠的观点,就是这种职场马屁精和站队怪不能深交,动不动就把大家卖了换顶戴花翎。而辣目自己的解释是:“圆场是刻在我骨子里的,不管是谁我都很爱打圆场。”

最佳飞升路径?

女喜剧演员,天生承载着女性议题,不管她们想不想吃红利。远一点的,有贾玲2015年的春晚作品《喜乐街》中的“女神和女汉子”被批性别歧视。近一点的,则是辣目洋子曾获得不少女性观众支持来“反男凝”,转头之后就背刺拍彩礼视频。

《喜乐街》文本中的“女神”和“女汉子”,存在着明显的符号暴力和话语霸权。它对女神和女汉子的差异建构,基于“有无气质”这样一种基于男性视角的主观化评断。好在后来贾玲的春晚角色迅速往高龄化的妈妈、婆婆形象转移,被争议的也仅仅是代际矛盾而非性别之分了。

辣目洋子在短视频领域发迹时,应该想不到她能接到如今这么多戏。除了前面提到的已播作品,还有《与凤行》《兰闺喜事》《天府茶楼》等。其中《与凤行》还有网友喊话:求辣目放过,从李沁那种女配看过来的接受无能。

当年辣目最大的话题点,倒不是搞笑(早期短视频有的非常尴尬),而是反body shame。标准话术是:为什么只有白瘦幼一种审美呢?辣目弯弯的眼睛和梨涡就很可爱呀,脸上留白多给化妆师的发挥空间还大哩!可是在彩礼视频后,她反而遭受了更多的body shame:“亏我以前还说她长得可爱”、“本来就丑好吧”。

从飞升路径来看,辣目洋子应该是成功的。先在短视频累积热度,然后上演技综艺获得导师肯定,最后试水配角进军主角。锤娜丽莎似乎也在复制这一路径。

但必须清楚,有时候我们获得得某些正面评价,并不是因为自己做得有多好,而是有人把我们当枪使。尔冬升对辣目说:“我认为你是有机会做影后的。”但他没说这种机会有多大,演哪些角色的机会大。

理想的状态是,喜剧女和帅哥明星搭戏:剧粉追剧情和喜剧效果,迎来一部下饭剧;梦女舔颜吹苏感,真正实现哥哥独美;CP粉自由磕糖;喜剧女在小花众多的娱乐圈杀出一条血路,事业蒸蒸日上,实现所有人都满意的大和谐。

注意到没有,以上是一个只有普通人受伤的世界。喜剧女演员先天带着一种优势:不能被嫌弃长相。同时也先天有一种劣势:演技看起来很好的样子。

但实际的情况是,到了特定类型的剧集中,观众和市场就是对外貌有要求。而那些演技的滤镜,一旦到了真枪实弹的对戏里,又会露出马脚。咦,这个演员怎么和大家演的不一样,不专业感觉有次元壁的样子。

除非常年霸屏春晚,建立一代喜剧风格,否则金靖成不了贾玲,和男明星组再多CP都没用;除非辣目洋子找到群众不会排斥的戏路,深耕成吴君如再借一点天时地利人和,否则影后也是空谈。

毕竟上一个喊着要当影后的范湉湉,如今已和梦想越走越远。

 


posted @ 22-07-06 08:55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十分快乐8平台,十分快乐8官网,十分快乐8网址,十分快乐8下载,十分快乐8app,十分快乐8开户,十分快乐8投注,十分快乐8购彩,十分快乐8注册,十分快乐8登录,十分快乐8邀请码,十分快乐8技巧,十分快乐8手机版,十分快乐8靠谱吗,十分快乐8走势图,十分快乐8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十分快乐8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